电视剧剧情

剧情介绍

古都皇城紫禁城在馮玉祥的炮轟中哆嗦了。國是不國了,家也難保,一後一妃,矛盾重重,因為當年溥儀圈點后妃時,本是先點了文繡為後婉容為妃的,但在四大太妃的乾預下,溥儀重新劃圈,將兩個女人調換了過來。正是這一調換,導致了一場“破天荒的妃子革命”——淑妃文繡不滿皇后婉容的刁蠻欺凌,也不滿遜帝溥儀九年未蒙一幸的冷落,在表妹齊如玉和大律師黎天民的支持下,毅然逃出靜園,奔上民國的法庭,要討個自由,執意同溥儀打起了離婚官司。

同皇上打離婚,這從古至今還不曾有過。柔弱的文繡,就做了這千古的第一人,十分了得。那一紙官司,攪動得天驚顫、地驚悸,人間更是一派哆哆嗦嗦。當時的天津衛,租界林立,魚龍混雜。下野總統,失意政客,流亡軍閥,前清王朝的遺老遺少、王公貴族,乃至於混跡於街頭鬧市的丐幫等等等等,有的聲援文繡,有的則圍攻辱罵。也該文繡命中犯煞,其時,十四格格川島芳子正在謀劃將溥儀帶到滿洲,去當日本人的傀儡。川島芳子被文繡差點攪了局,自然怨恨有加,她與皇后婉容串通,不惜動用武力,要除掉文繡。文繡命大,被她隨身的太監郝貴給救了。狡黠的郝貴,變着法兒將實情告知了溥儀。溥儀龍顏大怒,將川島芳子和婉容一通斥責。溥儀雖然對文繡也是個怨,但畢竟,這女人曾是他的妃子啊。

文繡終於離了,可離婚條款中,卻附上了一條咒符——永遠不得再嫁人。她滿心以為離婚了就能自由了就能甩掉小妃子,可她錯了,這輩子,她都未能走出小妃子的陰影。命運對她太不公正了。真乃一齣悲劇,令人心碎。

文繡離開溥儀後,在黎天民和齊如玉的幫助下,隱名埋姓進了禦寒小學當了國文老師。文繡是個才女,棋琴書畫,無所不能,這在當年的紫禁城裡,就是一道風景。才女文繡結識了從法蘭西留學回來的畫家麥克·金。麥克·金以文繡為模特畫了一幅《東方仕女》,送到巴黎參加畫展,將法蘭西着實震了幾波。麥克·金瘋狂地愛上了“東方仕女”,文繡就猶如他的生命。本來這倆人挺投緣,可不怕賊偷就怕賊想,正當文繡和麥克·金難捨難分之時,天津衛的“土皇上”老太監小羅王卻將他們倆給拆了,不僅給拆散了,還把麥克·金逼迫得家破人亡,懷抱着那幅“東方仕女”圖,投進了海河自盡。文繡欲哭無淚。如不是丐幫幫主六佛爺的搭救,連文繡也都難逃小羅王的蹂躪。

溥儀要在滿洲登基,當康德陛下。登基大典前,川島芳子欲誘騙文繡到滿洲,作一份禮物獻給康德陛下。文繡自然不去。川島芳子也自然不肯罷休,就要綁架了。黎天民和齊如玉找到美國領事司徒爾登教授。司徒爾登教授一向將文繡當安琪兒——小天使看待。司徒爾登教授將文繡從川島芳子手裡救出,就要帶到美國去結婚。司徒爾登教授與文繡之間的情意,已超越了單純的男女情愛。川島芳子怕了,害怕文繡跟司徒爾登教授到了西方,會對滿洲國不利,遂冒天下之大不韙,刺殺了司徒爾登教授。文繡再次墜入了痛苦的深淵。

電視劇末代皇妃劇照

鬼子殺進了天津衛。那川島芳子搖身一變,成為了安國軍的總司令,在華北一帶為所欲為。鬼子逼迫黎天民出任偽職,但黎天民至死不從。黎天民遭到了暗算。齊如玉忍着悲傷和恥辱,與鬼子的翻譯官周旋,就是想救自己丈夫一命。可最終,仍未救了黎天民,還將自己搭了進去。可齊如玉不後悔。齊如玉這一生,就是為愛黎天民而來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作為黎天民的太太,她感到自豪和幸福。對於一個好女人而言,這就夠了。

川島芳子為了報複文繡,不僅霸占了文繡的住所紫園,還要將文繡和一直追隨她的宮女草娥,送到南洋去“慰勞”皇軍。文繡和草娥都被押上船去了,正要離港,又是那太監郝貴,使了心計,將文繡和草娥救出,帶到了山清水秀的陶王村。文繡正是在這裡,遇到了令她醉心的男人張鐵。張鐵原是少帥張學良麾下的騎兵連長,現正在陶王村操練着一彪人馬,要跟鬼子拼個你死我活。文繡被這個粗獷的男人,徹底征服了。就在陶王村那潺潺的溪流間,文繡將自己顛沛流離多年卻仍是處女之身,交給了張鐵,也交給了他一生的期待。張鐵答應她,等趕走了日本鬼子,他就回來與她結婚,廝守終生。

可鬼子來了。鬼子在川島芳子的帶領下,來進剿了。張鐵上馬,發一聲怒吼,率隊奔向了戰場。戰場就在古長城。文繡相送。文繡遙望着張鐵和古長城,滿眼都是輝煌。張鐵這一策馬馳騁而去,天知道他還能否回來。

看來文繡註定是要等候下去了——等候她的歸宿,等候她的愛,也等候命運還給她一個女人的普普通通的生活。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备案号: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