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情

剧情介绍

小說《左耳》講述了關於青春成長的故事。它生動地塑造了張漾(歐豪飾)、小耳朵(陳都靈飾)、吧啦、許弋、黑人等一批性格迥異的年輕人的形象,並用極富張力的文字完美展現了當下青年人成長時期的疼痛和美好。

但電影《左耳》又與其它青春電影有所不同,它所要表達的內容在青春的基礎上又融入了新的高度和深意,青春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導演蘇有朋的理解中,《左耳》是一部有青春、有愛情、有改變、有成長的劇情片。電影中他們年輕、熱情、敢愛敢恨,在最美的時光里遇見彼此,給最美的、懵懂的愛情記錄下難忘的一筆。

電影左耳相關信息

首先聲明我是沒有看過《左耳》這部小說的,同類型的《匆匆那年》《何以笙簫默》《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我都沒看過,青春題材的小說以青少年為主要讀者群,但是我也不明白當年的我為什麼不在這些讀者群中[笑哭]

單從小說層面我並沒有發言權,但是由於楊洋是《左耳》的主要演員之一,忍不住主客觀相結合地說一說對這部電影的展望。

青春時代

《致青春》大熱之後國產電影似乎對青春題材開始熱衷起來。在此之前此類題材不是沒有,但由於觀眾目標群的局限性,很少有電影公司願意涉及,再加上此類題材故事主要發生在校園中,有一定票房號召力的演員已經過了那個年紀,在熒幕上呈現必然有一絲扮嫩的違和感。而年輕演員也由於少有大牌導演願意“拿青春賭明天”,搭檔二流導演出來的作品無法避免“撲街”的悲劇。



電影左耳海報

而在國產電影充斥着“改編”“武俠”“五毛特效”等等種類中無法求得突破時,趙薇的《致青春》竟然成了那一年電影圈最具現象性和話題性的電影。我認為一部電影的產出其實和圖書的策劃應當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致青春》的成功正好比一部暢銷書,從選題策划到宣傳上映堪稱業界楷模。蘇有朋在《左耳》的發佈會上將《致青春》稱為“應當被供在神壇上”的作品,可能有人會覺得太誇張,而仔細想來,《致青春》徹底帶動了青春題材電影的發展,在《左耳》的電影項目啟動之前,針對這個主題必然經過了多方論證,它所開啟的市場,只要看看這兩年已經上映和即將上映的影片就可以明瞭:《同桌的你》《匆匆那年》《青春派》《小時代》《何以笙簫默》……據說還有《從你的全世界路過》……在搜索近兩年的此類題材電影時突然發現我好像忽略了《那些年》,不得不說《致青春》的成功的確是借力於它,但臺灣地區由於資金、資源的限制,青春題材的電影其實非常普遍,直到現在要看純愛電影的人在淘片子時首選依然是日本和臺灣。因此,我認為即便《致青春》搭了《那些年》在大陸的順風車,這個選題對於市場的敏感度與超前性還是值得被“供在神壇”的。

鮮肉時代

大致觀望一下《左耳》的整個製作和宣傳過程,不得不感嘆光線傳媒的商業化是成熟、踏實、謹慎、有計劃的,按照電影宣傳的既定流程又有部分創新設計,(說起電影宣傳我在後面還要特別說說楊洋的另一部電影《暴走神探》)和一些電視劇網絡劇一比高下立判。

和趙薇相比,蘇有朋更為大膽且更為自信。趙薇除了押寶女主楊子姍,更啟用了當時話題十足的韓庚和頗具人氣的趙又廷。反觀蘇有朋,除了楊洋和一兩個女演員,男主歐豪女主陳都靈,都是少有或是沒有表演經驗的:歐豪雖然參與過《唱戰記》和《臨時同居》,但是在僅有的片花中我明顯感覺到演技的生澀與稚嫩;楊洋《新紅樓夢》出道,經過了李少紅的指導,之後嘗試過多種類型的角色,演技相對是不必擔心的,但畢竟年輕,尚需磨練,自帶低音炮的開口殺但臺詞功底亦需加強;胡夏本是歌手,對於他能否勝任尤他這個角色,那就“由他”去吧……女演員尚未公佈就不做評價。

但既然敢打“青春牌”,蘇導絕不是沒有底氣。作為男一號的歐豪,快男出身,本身就具備相當人氣,加之之前又出演過兩部電影,不至於無法上手,在角色的貼和度上,雖然我沒讀過小說,至少看到他我大概也知道了張漾是個什麼樣的人。至於此前頗得書迷心的演員lgx,相信片方接洽過,但他已經出演過類似角色,從演員角度來說出演相同類型的角色是非常忌諱的,尤其還是資源相對少的電影圈。同理還有某位犯下大錯的年輕演員,雖然沒有參演,在不知不覺中卻為這部電影創造了一個宣傳話題。

話又說到楊洋[啊我的大本命!表個白先!]。近期由於《盜墓筆記》的開拍,話題性隨着人氣一漲再漲,現在去定位他非常困難,因為回過頭看他這幾年一路走來拍過不少戲,角色重覆率竟然出奇地低。顏正,是大眾最普遍的誇贊,也有說缺乏辨識度的,但我覺得這恰恰是他最大的優勢,因為難以被“記住”,難以被“定義”,決定了他不同與常人的可塑性,因為很難在他身上看到其他人甚至他其他角色的影子。所以看看他演的許弋,據說這是個前後反差非常大的角色,作為粉絲很高興他接到這樣的角色,但如何在這兩個小時內去自然地詮釋這種轉變,我想不僅是導演的挑戰,也是他的挑戰。從片花中看到前期單純懵懂的許弋和後期頹廢自棄的許弋……不說了,已經被美顏沖昏頭腦了。不知道蘇導事先知不知道他的許弋會在拍攝過程中就吸引了一部分票房,如果電影在《盜筆》開播後上映或許效果會更好。不過商業始終是一場博弈,有輸有贏,有大贏也有小贏,一切還要看數據。

再說說胡夏,這個選擇其實有點讓人意外,與歐豪一樣是歌手,沒有(也可能是我不知道)演戲經驗,但片花中“學霸”“深情”“默默守護”的氣質同尤他應該十分相似,加上同《那些年》微妙的關係,相信也是不錯的選擇。

黑人的演員段博文,這位我真的不認識,就不妄做評價了,等影片出來再議。

總得來說,蘇有朋的主張是啟用一批沒有經驗的年輕人,雖然不少路人反應“毀了”“不是我心中的XXX”“覺得XX更合適”,但其成功之處在於所有的演員都沒有一個固定的觀眾印象,以一個全新的形象來詮釋角色對演員其實是非常有好處的,至少觀眾不會覺得“跳戲”“XX既視感”。同時,演技和票房號召力就是最現實的問題。

蘇導時代

從目前的宣傳模式來看,電影的重心——也可以說賣點還是“演而優則導的”蘇有朋。在演員主打年輕牌的條件下蘇有朋和原著小說是最強大的號召力,在小說被翻拍的時代浪潮中,《左耳》顯得並不特別,在演員甚至是作者轉行做導演的時代浪潮中,蘇有朋倒是吸引了許多目光,作為演員多年積攢下的人氣、話題度與號召力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票房。

作為蘇有朋導演的處女作,對影片質量的期待空間還是非常大的。從電影拍攝過程來看,蘇導對年輕演員表演的指導性作用無疑是可貴的,但在影片整體的質量上我只能持保留意見了。同樣看《致青春》的趙薇,票房的成績並不能完全反映出影片質量的好壞,除開商業運作模式,影片本身就存在諸多不足,在鏡頭、場景、節奏等方面明顯能看出“理想”與“現實”的差別,尤其結尾的拖沓和累贅更是被很多影評人詬病。

因此,在兩個小時之內講完一整本小說的故事難度是可想而知的,如何刪減、如何在短時間或是幾個場景中詮釋人物性格、如何製造矛盾、演員的轉變如何過度……等等問題並不是將小說按部就班拍下來就可以的。

當然,對電影細節的處理是所有導演共同面對的問題,即便是當今世界上公認的頂尖導演也無法交出完美的作品,這是由審美的多元化和藝術的本質所決定的。

看得出《左耳》追求的是一種情懷,着重講述的是一個故事,不需要追求太高的藝術水準,按照傳統的商業模式操作只需保證賺錢即可,並不是我描述得直白,中國的電影市場大部分均是如此。至於能不能趕在一大波同類型題材影片上映、觀眾審美尚未疲勞之前搶占市場,還要看後續的宣傳和檔期的投放。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备案号: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